欧阳点点点

自制娃衣

赫拉克利特的火与logos

   “哎呦您可算是到了!”我刚停下车,就看见一个球朝我滚过来,仔细辨认才发现,这是个不到中年的胖子。“领导,您快请,”他点头哈腰地拉开车门,“哦,我原来村长的秘书,郑前,这几天村里的事儿都是我在管着,我这才疏学浅,也管不好,天天就盼着您来!”我对这类人的这一套还不是很熟悉,一上来就被这胖子的狂轰乱炸弄得有点儿晕,只好尴尬地拍拍他的手。
    我一只脚踏出车门,就看见远远走过来两个姑娘。个子高一点儿的姑娘肤若凝脂,又白里透红,站在那儿像个大水蜜桃似的,眉梢眼角又带着一股勾人的劲头,让我想起最近流行的那个表情包:我迷人的五官就是你犯罪的开端。不过她手里拉着的那个姑娘,瘦瘦小小的,脸上身上都没有一点儿血色,透过白得渗人的皮肤还能看到一根根发青的血管。两个人走得很快,我另一只脚刚落地,她们就到了我的面前。
    “咳咳,我来介绍一下,”郑钱把我往前推了两步,“这位就是咱们这儿新来的村长,梁宸。别看他长得斯文,可是省长亲自指派来的人才。这两位,”郑钱面向两个姑娘,“这位是白桃大仙,是掌管这一片的狐仙,后面这位是芳芷姑娘,也是这次事件的主要受害……鬼。”
    鬼?我皱了皱眉头。这芳芷姑娘虽然身上确实没有生人气,但是这身体是实实在在的呀。
    郑钱看出了我的疑惑:“啊,领导,芳芷姑娘受伤太大,紧靠自己的力量维持不住,白桃大仙才把她拉到这具尸体里勉强定型的。”
    我来之前就想着这事儿肯定不小,要不也不会把我提过来做村长,现在一看果然如此,连当地的狐仙都惊动了,看来真是个大麻烦。
   

我的大哥是女神 第一话

是BG!不是伪娘!大家不要误会!

        “从今天开始,大家就是初二年级的学生喽!那么在新学期的第一堂课开始之前,老师为大家介绍一位新同学!”胖胖的班主任在我眼前晃来晃去,让我在炎热的夏天里更加心烦。
        “大家好,我是续言。”
        仿佛一阵清新的风吹过,她就那样,步履轻盈地走到了讲台上,让我一瞬间忘记了呼吸。
        “哇……”
        “美女唉……”
        同学们低声惊呼。
        “你就坐在第四排最后吧。”第四排……那不就是我旁边吗?!胖胖的班主任突然就在我眼里变得可爱起来了,同时,我也感受到了来自前排男生嫉妒和不甘的目光。
        呵呵,当然了,在他们眼里我是最配不上坐美女旁边的,他们眼中我是阴暗而自私的,可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我是在跟什么战斗着。
        续言带着那阵香风飘过来,坐在我旁边,我的意识也随着这阵美妙的气息剧烈波动起来——不好,我感觉我的里人格要出现了!我赶紧掐住自己的手腕,强迫自己深呼吸,找回自己的主导地位。
        续言似乎看了我一眼,又似乎没有。
        在续言的身边,时间过的很快,一转眼就到了放学时间。大家都几乎是目送着续言离开教室的,那种女神的气场让她看起来只可远观,没人敢主动接近,仿佛离她太近都是玷污她。
        我也像往常一样,最后一个离开。
        我讨厌校门口人多拥挤的样子,毕竟我生来就注定孤独。我回家的路也是,会特意走人比较少的一条,哪怕绕点远。
        “大姐饶命,再也不敢了!”不远处突然传来叫喊声,我眉头一皱,感觉有事发生。糟了,怕不是莫法蒂斯的手下又出来行凶了!我赶紧走过去,眼前出现了让我意外的一幕。
        死胡同里,横七竖八地趴着一些人,我认得他们,都是附近学校的混混,而面对着他们,背对着我的,唯一一个站着的人,竟然是续言。
       “滚,别再出现在我面前。”
       说完,续言扭头就走,而来不及离开的我,和她撞了个当面。
        “你……你怎么在这?”
        “人家,人家是听到有声音,所以过来看看嘛……”糟了!是里人格!我竟然在不知不觉间让这家伙觉醒了!
        “你……”续言杏眼圆睁,一脸吃了苍蝇的表情。啊,是啊,任谁看到一个一米八的大男生用这种语气说话都会觉得恶心吧。
        “恩,内个,你刚才好帅啊ヽ(*´з`*)ノ,人家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唉!♡^▽^♡”
        完了,里人格彻底放飞自我了,我无法控制它了。没想到刚见面第一天就在美女面前把人都丢完了。
         “你……你是李晓飞?”
         “哎?”我愣了。李晓飞是我的旧名,小学四年级的时候爸妈离婚之后就改了的。
        “你不会把我忘了吧?”续言按着我的肩膀,身上那股香气又飘过来。
        “我……”我在脑中拼命回忆,如果我曾经认识这种美女我会轻易把她忘了吗?续言……续……“啊,大哥!”
       我想起来了。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我就认识了续言。那时候我被学校里的一群高年级的孩子欺负了,堵在墙角被勒索。就在最绝望的时候,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我面前——
        “你们是莫法蒂斯的手下吧?这片儿我罩的,想欺负人到别处去!”
        “喂你谁啊……”一个孩子要上前去,被另一个拦住了。“好像是续言,四年级六班那个……”几个人嘀咕了一阵,四散逃开了。
        这时我才敢抬起头来看。
        四年级六班的续言。其实我并不知道这个名字,二年级的孩子,还懵懵懂懂的呢,只觉得眼前这个“大哥哥”一头短发随风飘动的样子帅到不行。
        从那以后,我下课总往四年级在的楼道里跑,开始是远远看到“大哥”就高兴地不行,后来被发现了,就很荣幸地被收做了小弟。“大哥”教了我很多,我那时第一次知道,原来世界上的坏人都是大魔王莫法蒂斯派出的手下,而“大哥”一直孤独地与邪恶势力战斗。
        可惜跟着“大哥”混的日子不多,我四年级的时候就跟着妈妈转学了。
        看着眼前这个不到我肩膀高,长发飘飘的美少女,我怎么都想象不到她就是我的“大哥”。
        “你怎么……你不是比人家大两岁的嘛?!”我也无暇顾及里人格了,任他去吧。
        “晓飞……哦,你现在叫张霄飞了……”续言认真地看着我,“咱们找个地方坐下聊吧。”
        她一路上都没说什么,可能是在犹豫该怎么开口,我也一样。我们就这样一直走到附近的M记坐下来。
        续言喝了一口可乐,缓缓开口:“你还记不记得,你离开的那天?”
        我当然记得。那一天正是六年级的结业式,我站在学校门口等她,等了很久很久,她都没有出来。
        “我知道你在学校门口等我,我知道你要离开了,这可能是我们的最后一面。可惜,结业式刚结束,我就被三班的那几个人堵住了。他们按着我从后门出去,我想见你,不想跟他们纠缠,可是我一时打不过他们,情急之下……就动了刀。”
        续言一脸平静地诉说着,被里人格控制的我早已目瞪口呆。
        “虽然没闹出人命,伤口也不算深,但我还是给家里添了大麻烦。我爸妈费了好大劲,花了好多钱才平了这事儿,但还是怕对方家长趁机勒索或者找麻烦,所以干脆躲到了国外,一躲就是两年。”
        “大哥,你,你为了我……”两行泪从我脸上滑下来。
        “唉,你,你别哭啊……”续言手忙脚乱地拿过餐巾纸递给我,“其实也没什么,我在国外接受了两年淑女教育,反而感觉自己眼界开阔了……而且那边儿的架打起来比国内凶多了,我刚才教训那几个偷钱包的小贼,觉得他们弱爆了。”
        我破涕为笑:“大哥果然还是老样子,我刚才真的是吓了一跳。”
        “我才吓了一跳呢,我那时候一直以为你是女孩儿呢。”
        我和我的里人格都惊呆了。没想到在我以为这位美女是我大哥的同时她也以为我是一个妹子。不不不重点不对!我重新回想了一下我的小学时代——那时候我爸妈天天吵架,没人管我,我大部分时候都是头发长长的,班主任看我前面头发挡脸了才抄起办公剪刀给我剪几下;平时总是穿着校服或者远方表姐穿剩下的松松垮垮的T恤衫,再加上老是唯唯诺诺地……厄,也不怪大哥误认为我是小姑娘了。
        “没想到你现在都长这么高了,我听你说话才认出来是你。”
        “不,不是的大哥!”我抓住里人格一瞬间的破绽夺回了主导权,“那是另一个我!”
        “另一个?”
        “对,现在跟你说话的才是真正的我,刚才那个是我的里人格!”
        “噗!”续言突然笑了,弄得我莫名其妙,“啊,怪不得上课的时候我感觉你怪怪的!可是你以前就是那样萌萌哒啊!我当时还特别喜欢你那个样子,让我虚荣心爆棚啊!”

爱怨江湖小公主 完结篇

对不起,因为女主角罗兰本人跟吉安小雨本人在一起了,所以我踏马写不下去了。
好在我没有读者。

        当圣洁的女神被金光包裹着降临到人间,世界已经是一片废墟。
        李笑言挣扎着从瓦片里爬出来,已经是满身血污了。他身边一个人也没有,鞋也丢了。
        “天宇?文凤?”
        无人回应。
        “李笑言。”女神降临到他身边,“还记得发生了什么吗?”
        “啊,我记得……”G引爆了宇宙炸弹,之后世界终结了。“可为什么我还活着?”
        “噗,你都见到女神了,还以为自己活着?”女神的侍女捂嘴笑了。
        “女神……你……您就是绪言女神?原来传说是真的?!”
        “好了欣彤,别闹了,我们还有事要做。”
        宇宙的终结亦是新的开始。
        公历1998年,罗家诞生了一个美丽的小女儿,起名为罗兰。

爱怨江湖小公主 第四章

        “哎,我这么说就行了?就这样?”杨安吉问G。
        “对,只要这样就能让战魁乱起来,这样就可以了。”G双手撑在桌面上,紧盯着屏幕里惊慌失措的战魁学生和极力安抚学生的教官们,脸上慢慢浮现出冷冰冰的微笑。
        “学长,吃晚饭了!”一个可爱的女孩子推着餐车走进来,虽然推了一辆车,不过车上只有五份打包好的外卖。
        “哦!谢谢了学习!”小雨把刀收在腰间,拎了一份宫保鸡丁盖饭。
        “辛苦了,”杨安吉拎走了鸡丝米线,“亨和鑫的份呢?”
        “他们已经先拿走了。鑫也真是,一刻都不愿意离开亨,我看亨都快被他烦死了。”学习掰开一次性筷子,在菜里漫不经心地翻着,眼睛始终没离开小雨。
        学习是吉安帮正式成员里唯一的女孩子,平时很受照顾,不过她自己并没有特别感觉到——因为她曾经是萨拉特兰切斯坦因,一个北方没落贵族的后裔,在加入吉安帮之前,也是一位被宠着长大的小家碧玉。在吉安帮里,作为唯一的女孩子和年龄最小资历最浅的,他们平时也只让她做一些拿外卖之类的小事。
        学习加入吉安帮也就只有一个月左右,她现在还不是很习惯吉安帮的环境和氛围,不过比起刚来的时候,也算是习惯不少了。
        学习始终记得,她第一天被G领到杨安吉、小雨、红心、亨和鑫面前时的样子。
        “G姨,你怎么带了个女孩儿过来?”鑫问。
        “别小瞧她,她是萨拉特兰切斯坦因家的遗孤。”他们都知道,萨拉特兰切斯坦因上周三刚刚经历了一场浩劫,“并且,”G接着说,“我也想告诉你们,这个世界上是有一种叫女人的生物存在的,我希望,至少,不要所有人,都只把目光放在你们身边的同性身上。”
         吉安帮虽然叫“帮”,不过正式成员总共就只有杨安吉,小雨,红心,亨和刚刚加入的她。G和吉安帮是合作关系,而鑫那时也只能算是跟在G身边。而且吉安帮的基地也只是一个废旧仓库,虽然从外面看还挺有感觉,不过在这儿生活真的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简陋的钢板床,露着弹簧的破沙发,自来水是从外面接进来的,电路也是自己改造的,动不动就跳闸,最要命的是wifi信号还时有时无。
        秘书G能资助吉安帮的资金很有限,吉安帮主要的经济来源,是每天天黑以后去大学门口卖烤串。虽然跟学习以前锦衣玉食的生活天差地别,不过跟她这几天风餐露宿沿街乞讨还有躲避追杀的日子比起来,已经算是不错了。
        一日三餐自然只有外卖,那天晚上,为了庆祝学习加入,吉安帮决定吃顿好的,于是定了海里捞外卖。
        直到这会儿学习才明白之前G说的那句话的意思,因为一向是众人焦点,又是今天主角的学习发现,桌上没有一个人在关注她——鑫一直看着亨,亨一直看着杨安吉,红心一直偷看小雨,小雨……只有小雨在看自己!学习的心突然像是中了一箭,脑子里只有那双温柔地看着自己的眼睛了。
        后来,学习每天都跟在小雨后面,小雨对她也很好,跟她说了很多吉安帮的事,还有自己过去的事,学习发现,他们竟然曾经念了同一所小学,她感觉自己和他更亲近了。
        不过,学习有一个情敌,就是红心。红心虽然不善表达,但他对小雨的感情是个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学习有点郁闷,虽然她觉得自己是女孩子,这一点应该比红心有些优势,不过红心和小雨似乎一直都是同学,他知道小雨无数自己不知道的过去,陪伴了小雨无数个自己不知道的日子。
        至于其他几个人,学习并不关心,虽然他们也都对她很好——鑫每天都对亨非常殷勤,过分到学习有时候都起鸡皮疙瘩,明明就是兄弟啊,双胞胎啊,他是怎么做到对着一张跟自己一模一样的脸笑得那么恶心的啊!亨虽然不理鑫这茬,但是他一直温柔似水地关怀着杨安吉,杨安吉也没个态度,就知道在那儿一边儿讲一些低俗的笑话一边嘿嘿傻笑,真不知道他创立吉安帮是干什么的。
        学习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吃完了外卖,把空盒塞进塑料袋里,往墙角一扔。这时候G找的两个雇佣兵也把敏校长带回来了。
        “老板,怎么处理?”其中一个人用不太流利的中文说。
        “放这儿吧,”杨安吉说,“你们的工资已经打给你们了,走吧。”等雇佣兵走了,他又扭头问G,“怎么处理?”
        “先关起来就好,”G扭过头,不看那个被五花大绑扔在地上的女人,“你看着办吧,我先回战魁一趟,还有后续的事情要处理。”她往前走了几步,没有回头,又补了一句,“别弄死了。”
        杨安吉把敏校长抬到一张钢板床上,看着这个可怜的女人。他其实也不懂为什么G要跟战魁过不去,吉安帮其实也跟战魁没有仇,他跟G合作,不过是为了G许诺给他的好处。
        “那学习,她就先跟你睡一个屋吧,你也看着点儿她。”杨安吉摸摸后脑,他也不知道G那句“别弄死”是不是说要优待俘虏,干脆整个扔给学习。 
        学习点了点头,不过还是没忍住:“安吉大哥,G为什么要跟战魁过不去啊?”
        “我也不知道啊。”杨安吉懒洋洋地坐回露着弹簧的破沙发上。
        学习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直接问出来:“那,咱们吉安帮的目标是什么啊?”
        “目标儿?没有目标啊?”
        没有目标……学习觉得有点儿晕,一个组织没有目标那还算一个组织吗?
        “那你为什么要成立吉安帮啊?”
        “我其实也没想……”杨安吉自己都想不起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的吉安帮啊,大概是……他离家出走,遇到亨的那天?
        杨是杨安吉母亲原来的姓氏。
        在一个大家族里,总是藏着无穷的秘密。洛可图塔特·威尔斯·塔诺林在大大的院子里跑来跑去。明天是他13岁的生日了,这个春花般年纪的少年,对一切都充满了好奇。大人们都忙着为这位大少爷张罗,继承人的13岁生日在洛可图塔特家向来是仅次于20岁生日的隆重场合,所有的亲戚朋友都会到场。没人管着他,塔诺林难得自在,探索着这个13年来都没能探索完的大院子,因为总有一些地方是平时大人不让他涉足的。
        鲜花盛开的五月,在院子的角落里,有一处格外美丽。各种野花野草杂乱无章地生长着,掺杂的色彩反而比院子里精心设计和修饰过的花坛更加吸引人。
                塔诺林为自己发现了这样一处世外桃源感到开心。他向杂草深处走去,发现了一间小木屋。他紧张地从门缝向里面看去。
        小木屋没有窗户,从墙缝里透出的光线让他勉强能看清屋子里面。
        “安吉!”突然一只眼睛出现在门后,正对着塔诺林,“是安吉吗!”
        塔诺林吓得向后踉跄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屋子里的人似乎想出来,但是门上有锁,她只得徒劳地拍门吼叫,塔诺林见状赶紧逃跑了。
       他不敢问家人那是什么地方,屋子里的人是谁,因为爷爷、妈妈和奶妈全都说过很多次不可以到那里去的。
        “安吉……是安吉吗?”塔诺林喃喃地重复着。实际上这两句话都是用中文说的,塔诺林从来没学过中文,但他总觉得自己能明白这话的意思,并且,他隐隐感觉自己就是安吉。
        夜晚,月光明亮如水,塔诺林偷偷溜出房间,向那座神秘地小屋走去。
        “安吉……”
        “你是谁?”
        “真的是安吉吗?安吉……”小屋里的女人重复着“安吉”,其他什么都不说,无论塔诺林问什么她都只说“安吉,我的安吉”。
        “算了,我救你出来!”塔诺林在附近找能用的东西。
        “少爷!”突然奶妈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塔诺林吓得一哆嗦,“砰”地撞到了小屋的门上。
       奶妈赶紧把他扶起来,“嘘,”塔诺林想解释什么,奶妈捂住他的嘴。

爱怨江湖小公主 第三章

        每年的7月6日,全世界的精英都会聚集在战魁的擂台上,进行一年一度的战魁会武。由于实力悬殊过大,战魁一般只会派出年轻人参加,而真正有实力的人是不会出场的,也因此,没人知道战魁真正的实力究竟如何。参加战魁会武的组织,基本上都是想来露脸拉业务的,剩下的才是真的来学习和切磋的,再剩下的就是纯属凑热闹、带孩子见世面了。
        会武分为个人擂台和团体擂台,代表战魁挑战个人擂台的,是特拉法尔加·D·格莱尔·鑫,江湖流传是敏校长的私生子,孩子的父亲已经死了。
        鑫虽然看起来很瘦,但是身体非常灵活,不出一上午,已经有几个彪形大汉败在他手下了。鑫看看台下,似乎没什么人敢上台打擂了,正准备宣告午休,突然从人群中挤出来一个女孩子。
        “我来试试!”她轻盈地跳上擂台,大眼睛呼扇呼扇的。
        台下观众看这个女孩儿瘦瘦小小,一幅不禁打的样子,有的摇摇头准备离开,有的心想这姑娘肯定是有什么独门绝技。此时,就见那女孩子一抱拳,大声报出名号:“在下黑虎帮帮主毕嘉妮,久仰阁下大名,特来领教!”
        黑虎帮!那些刚刚要走的人都回来了。
        传说在遥远的东方,长白山下,有一群猛虎——这就是黑虎帮。黑虎帮两大绝学,一是掏心爪,二是虎啸,名满江湖,但见过的人少之又少。听说了黑虎帮换了新帮主,但谁都没听说这帮主是这么个小女孩儿啊!不知道她武艺怎么样,能不能亮出来黑虎帮两大绝学让我们瞧瞧。
        鑫没太听懂她说什么,东方的语法和用词跟这里不太一样,不过他见毕嘉妮摆开了架势,也赶紧做好应战的准备。
        哨声一响,比武开始。
        鑫刚把注意力集中在对手身上,就听见台下一阵敲锣打鼓——黑虎帮帮众身披虎皮,正在敲敲打打为他们帮主呐喊助威。
        毕嘉妮本来第一招就要直奔鑫的心窝,这会儿也不得不停下来,朝台下喊:“干啥玩意儿呢!谁让你们敲了!你当这是搁老家呢?你们这群人就是没见识,不应该带你们出来就!这旮瘩不兴打架的时候敲锣打鼓知道不!都给我收了麻利儿的!”帮主一顿训话让黑虎帮帮众都蔫头耷脑的把锣鼓推到一边儿去了。
        经过这么一闹,鑫和毕嘉妮都有点儿泄气。毕嘉妮有点尴尬地一抱拳,重新晾开了架势,左手掌右手爪,弓步一蹬,真像一只猛虎似的直扑过来。鑫不敢轻敌,见虎爪朝自己过来,不敢格挡,而是侧腰闪身向毕嘉妮侧面躲过去,这一爪果然只是一个虚招,毕嘉妮左手发力竟带着自己生生在半空中转了个身,掌风奔向鑫的小腹。鑫见黑虎帮的武功处处不留情面,攻势逼人,心想只能跟这妹子打游击了,于是更留心盯着她的动势,以防为主,瞄着破绽偷袭。黑虎帮的招式擅于压制敌人,如猛虎捕猎,一招逮住了猎物再开始撕咬吞食,几个回合过去,毕嘉妮愣是没碰着鑫,弄得她有点儿急了,弓起背准备放出绝招“虎啸”了。
        就在此时,台下突然有个穿黑袍的人朝鑫比了个手势,鑫心里一动,故意买了个破绽,毕嘉妮见鑫分神,也不浪费时间发虎啸了,一个掏心爪朝他过去,毕嘉妮感觉到鑫借个巧劲化了这一爪,她并没有实实在在地打在他身上,可他竟然装作被打倒在地,捂着心口打滚儿。
        “哎哎你干啥玩意儿……”毕嘉妮话还没说完,鑫就被担架抬下去了。她是有气没处撒,一脚踢飞了一面铜锣,之后带着黑虎帮走了。
        她拿铜锣撒气,可不管她这一脚把锣踢到了什么地方——团体擂台。可怜的孙文静,刚把自己在暗处藏好,就被这黄澄澄金灿灿的一面锣打中了。暗部的人当然不参加会武,她是跟着李笑言来的。
        团体擂台的规则是3v3,只要三个人之中有一个人倒下就算比赛结束。由于张天宇早上有点儿闹肚子,所以战魁这个小队来得比较晚。魏文凤有点担心地问他有没有问题,张天宇坚持说他已经没事儿了。
        现在站在擂台上的三个人号称是来自江湖新秀吉安帮的吉安小雨,吉安学习和吉安红心。
        战魁的三个人都没听说过什么吉安帮,李笑言还以为是一种洁厕灵什么的,魏文凤觉得像立邦刷新服务什么的。
        三个人上了台,按照之前商量好的阵型站好。张天宇主攻,李笑言防御,魏文凤辅助。三个人摆好了架势再看对面,那三位不知道正在做什么,似乎是在用眼神打架。
        直到裁判的哨声响起,对面才把眼神移到他们的对手身上来。吉安红心似乎是主攻,但是没什么章法,一通乱打,虽然拳头有力,但是好几拳都打在了李笑言腰里的鞋上,吉安学习一个劲儿往红心身后躲,好在剩下的吉安小雨不负众望,拿着一把刀左削右砍,看起来还比较有战斗力,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刀没有刃,怎么看都不像是打架用的刀。
        战魁的三人不出半个小时就把对方压制住了,吉安帮负隅顽抗了一会儿,似乎也没什么斗志,很快就投降了。
        三个人打的不够尽兴,张天宇冲台下喊:“还有没有要来挑战我们的?”话音未落,忽然一阵巨响传来,紧接着一股气浪朝众人压过来,再就是一片红红的火光。
        爆炸!
        李笑言第一反应就是找台下的罗兰,扑过去把她紧紧护在身下,而张天宇和魏文凤都冲到了还在会场边昏迷着的孙文静旁边——他们两个都注意到了这个一直跟着李笑言的小尾巴。
        当一切归于平静,敏校长也从主楼赶到了会场。炸弹没有在人群密集的地方爆炸,而且在场的都多多少少是有些功夫的人,所以伤亡并不惨重,看来这炸弹是冲着战魁来的。在战魁会武上居然发生了爆炸,对于战魁的声誉必然是极大的损害,明天的各大报纸头条新闻也是可想而知了。而且爆炸一开始,秘书G就不见了,敏校长想,大概这次她终于要正面攻过来了。
        战魁里一些没有参加会武的人都陆陆续续赶来了,疏散人群和救治伤者,好在有敏校长主持大局,场面才得以控制。
        “笑言,笑言!醒醒!”
        李笑言被张天宇声音叫醒了,他费了好大劲才睁开眼,眼前张天宇和魏文凤架着一个戴狐狸面具的女孩子,罗兰背对他,肩膀在微微颤抖,似乎是在哭。
        “怎么样,笑言,感觉怎么样?”
        “还好……这个女孩儿怎么回事儿?不是暗部的人吗?为什么会在这里?”李笑言觉得自己好像见过她,但是一时没想起来是在哪儿。
        “她都跟了你好几天了,你不会不知道吧?不过她不是由于爆炸昏迷的,好像是被什么东西打晕的。”张天宇说。
        “哦哦,对对对……”李笑言想起来了,“那天宇你快带背她去医务室,文凤咱们去那边儿帮忙!”
        “不行,我带这女孩儿去医务室,张天宇一个大老爷们儿,不方便。”魏文凤说。
        “我是那种人吗!”张天宇不服,“都什么时候了还想这些!再说,你一个女孩子也背不动她。”
        “你竟敢瞧不起我?”
        “唉唉唉你们俩怎么回事儿,”眼看俩人要打起来,李笑言赶紧拉住他们,“天宇,文凤说的对,你也不方便给这孩子检查,就让她去呗。”
        “我也一起。”罗兰突然插进来说,“我和魏教官两个架着她走。”
        张天宇还不死心,想说你们俩的身高没法一起架她,就见魏文凤直接把孙文静横抱起来走了。张天宇没话说了。
        “罗兰,怎么了?”魏文凤和罗兰并排走着,她是个女孩子,毕竟心思细腻一些,看出罗兰从刚才就在生气。
        罗兰确实是从刚才开始就很生气了。她以为李笑言醒过来之后至少会先来问问她有没有受伤,没想到他居然一直对这个不知道名字的女孩儿问长问短,连看都没多看罗兰一眼。
        “我……”罗兰想吐槽一下李笑言,但张开嘴才发现李笑言实际上并没做错什么,她这股邪火来的没头没脑。她郁闷地看了一眼魏文凤怀里的孙文静。
        “难道是气她跟踪你们?……啊,你不会是吃醋吧!”魏文凤突然想起前几天张天宇跟她说的一件事,好像是他们小队有一个男生给罗兰送情书,被李笑言撕了。这两个人果然是这种关系啊!魏文凤在心里点点头。
        “哎?什么?”罗兰一时没听懂魏文凤的话,吃醋?谁?我?
        “你不是在为笑言吃醋吗?”
        罗兰蓦地脸红了:“我……怎么可能!”吃醋?那不就说明她罗兰喜欢李笑言吗?这太不可思议了,应该是李笑言喜欢她才对吧!魏文凤看着罗兰,心里已经明白了七七八八,笑了笑也不再多说什么了。        伤情不太重的人都被安置在医务室里,大部分都是皮外伤,能站着的就靠墙站着,腿伤了的就挤在有限的的几张床上坐着,屋子里血和汗的气味交杂在一起。
        “这里也太乱了,”魏文凤皱皱眉头,“罗兰,你在这儿把伤口处理完就回自己房间去吧,我先带这女孩儿去我房里躺着。”
        魏文凤把孙文静带到自己宿舍,放在床上,依依不舍地看了她一眼,之后就赶紧回会武现场帮忙了。
        李笑言和张天宇此时正在帮着运送伤员,李笑言犹豫再三,还是开口问张天宇:“刚才罗兰是不是在生气啊?”
        “啊?有吗?我没觉得啊。”张天宇满脑子都是孙文静的事儿,自然没注意罗兰。
        “哦,是吗,那就好……我还以为我哪儿惹她不开心了。”
        “不过笑言,你到底为什么那么在乎罗兰啊?”
        “恩……好像是因为我们两家的血缘吧。”他说的很模糊,张天宇也没细问,只是随口接了一句:“是吗,还有这种事儿呢?”
        实际上李笑言也有点动摇了。真的是因为李家的血缘吗?能让他时时刻刻都牵挂这位大小姐,因为她开心,烦恼或者愤怒,危险来临的时候第一反应是保护她……如果真是血缘的问题,那也难怪父亲想打破这种束缚了。
        “喂!你们两个!”魏文凤好不容易才找到他们,“笑言,你力气大,去那边帮忙搬一下倒下的架子吧,这边儿我来替你。”
        李笑言跟魏文凤换了手,张天宇白了魏文凤一眼:“你刚才没偷偷占那女孩儿便宜吧?”
        “你以为我是你啊。我把她放我屋里就出来了。”
        “你还把她带回你宿舍了?!”要不是手里抬着伤员,张天宇有要跟魏文凤打起来了。
        “把你那些不良思想收起来,好好干活儿!”之后不管张天宇再怎么滋哇乱叫魏文凤也不理他了。
        到了晚上,现场才基本处理完毕。李笑言他们几个累得不行,简单的把身上洗了洗,就各自回宿舍了。李笑言刚躺下,就听到有敲门声:“进来吧,门没锁。”
        门一开,竟然是罗兰。
        李笑言吓得差点从床上坐起来,不过他的腰已经不允许他做这么大的动作了。“你怎么来了?”
        “我……我想你应该还没吃饭,所以刚才在食堂就,顺便帮你打了份饭……我,我是怕你累病了不能继续上课才这么做的,那个,因为我觉得你教的还挺好的,我……我可没有别的意思。”罗兰扭扭捏捏地把饭盒放在桌子上,就又转身出去了。
        李笑言坐在那儿愣了半天,他觉得罗兰的话里有些什么弦外之音,但他想不明白。直到肚子饿得咕咕叫起来,他才突然想到,应该先把饭吃了。
         第二天的训练自然是暂停了,还能帮得上忙的人都在帮忙,当然,像罗兰这样的大小姐是不能去做粗活儿的。圣马尔斯威利和几个有孩子在战魁的大家族已经开始联合向战魁施压,要求接回自己家的孩子,敏校长死攥着合同上“学习期限为一年,期间不得以任何理由离开战魁”,与这些掌握着整个国家的大人物周旋。蛋蛋的未婚夫更是财大气粗,直接把直升机开到了战魁,不过蛋蛋本人认为还是应该遵守合同,不愿意离开。
        罗兰也用每周一次和家人通电话的宝贵机会劝说奶奶,说战魁经过这一次教训肯定会在安保上下更大的功夫,虽然不知道这次爆炸针对的是谁,目前也没有恐怖组织站出来承认,但是万一是针对她罗兰的,在战魁肯定比在家里安全。罗兰这些借口是用来糊弄老太太的,也是用来糊弄自己的,其实她心里已经明白了,她真正放不下的是李笑言。不过老太太心软,以前就事事顺着罗兰,这次看罗兰说的有根有据的,也就撤回了对战魁的施压。其他几家都不如圣马尔斯威利势力大,一看圣马尔斯威利退出了,也就一哄而散了。
        “敏校长,鑫已经跟着G离开了,回到了吉安帮的基地。”暗部二队队长从窗外无声无息地跳进屋子里,向敏校长汇报情况。
        “谢谢你。”
        “属下份内之事。”
        敏校长挥挥手让二队长继续调查,自己来到广播室,通过全校广播通知所有人1小时后召开紧急视频会议。
        各小队教官分别带着学员赶到各学区的视听室,大家都心情复杂地看着敏校长的脸出现在屏幕上。
         “大家都知道,前几天的会武上发生了我们都不希望看到的一些事情。”敏校长清清嗓子,“这几天来也感谢大家为战魁付出的一切,希望大家不要被干扰,继续战魁的正常秩……”话还没说完,突然屏幕跳了几下,一片白雪花伴随着哗啦哗啦的噪音之后,屏幕上出现一个陌生人。
        “厄,战魁的各位,下午好哈。那个……”他好像是忘词了,扭头看看了旁边,点点头,又接着说,“我们是吉安帮,战魁已经是徒有其表的空壳了!基本上被我们控制了!那个……哦,你们最好聪明点儿,放下武器投降,可以饶你们不死!”
        一阵噪点和杂音过后,屏幕又切回了广播室。
        敏校长已经不在那里了。

特别喜欢楚留香里的
十里画楼今尚在,六朝金粉付秦淮

爱怨江湖小公主 番外二

心阿姨讲给敏的故事
        我18岁的时候第一次遇到他。当时是一个雨天,是我第一次外出执行任务,也是我得到“心”这个代号的第一天。这次的任务是,追捕背叛了战魁,企图逃脱的某个人。
        雨下得很大,我只记得我被他的飞刀打中了,腰上的伤口在不停地流血。
        “喂,你没事吧?”有一个人把我扶到了房檐底下,撕开自己的衬衫帮我包扎伤口。我当时眼前一片模糊,连他的样子都看不清,可是,他的体温让我感到那么温暖,那么安心。
        后来,我好像睡着了,模模糊糊地听到他对我说了很多,大概他是一个背负了很多痛苦的人吧,只有在那个特殊的场合下,对着是陌生人的我,他才能吐露自己的心事。那时候我就想,啊,要是我能陪在这个人身边,安慰他,支持他,该有多好。
       可是,我自己都不知道能不能活过这场大雨,又何谈支持他呢?可惜我记不清他当时都说了些什么,只记得他是李家人,他想离开圣马尔斯威利。